?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也会开启一扇窗。

  与平安信托“QDII股权挂钩结构性产品-脸谱(Facebook)未上市股权信托产品”失之交臂数天后(2011年1月6日、2月10日23版《高盛被指转手Facebook股权 平安信托密售内地富人》、《平安信托折戟Facebook 中国富豪梦碎IPO盛宴》曾予报道),国内一家大型民营企业负责人王刚(化名)意外接到来自中金公司(香港)的电话,再度点燃他淘金Facebook上市盛宴的希望。

  尽管Facebook一纸上市申请书已递进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办公室,看似股权大局已定,但中金公司(香港)私人银行部依旧悄然为中国高端投资客,提供了一条投资Facebook未上市股权的“捷径”。

  “相比平安信托由于赶不上Facebook上市进度被迫暂停信托产品销售,高端投资者可以通过中金(香港)引荐,直接与Facebook股权卖出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通过代持等手法避开Facebook(由于递交IPO申请)被冻结的限制。”一位接近中金(香港)人士透露,但中金(香港)并不参与具体的投资条款协商,仅仅作为交易撮合方。

  然而,对境外公司股权投资经验并不多的王刚而言,这无疑是摸着石头过河。变数究竟有多少?

  3700万美元门槛的诱惑

  中金香港推介的Facebook未上市股权初定每股37美元,转让条款需投资者与卖方面谈商定。

  相比此前“夭折”的平安信托QDII产品1000万元人民币投资门槛,中金(香港)暂定的投资门槛必须满足一次性投资100万股Facebook未上市股票。按中金(香港)暂定的每股37美元测算,每位参与者的投资门槛至少在3700万美元(约2.3亿人民币)。目前,准入门槛等细节还存在变数。

  “其实中金(香港)只会精选几位有资金实力的高端投资者,参与投资Facebook未上市股权,主要面向境内。”一位接近中金(香港)的人士透露,目前中金(香港)给到潜在投资者的,只有一份Facebook招股说明书,具体的股权转让条款需要境内投资者与卖方面谈商定。

  王刚迫切想了解的,是为何中金(香港)方面给出的Facebook收购价格要比平安信托高出2美元/股。

  “因为中金(香港)的Facebook未上市股权转出方,与平安信托是截然不同的。”上述接近中金(香港)人士透露,“这也决定双方给境内高端投资者提供两种不同的投资路径。”

  相比平安信托通过发行一款QDII股权挂钩结构性产品认购Facebook未上市股权,中金(香港)交易中,高端投资者则直接与买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记者了解到,中金(香港)仅作为交易中介,股权转让的条款由买卖双方自主协商确定。

  国内私人银行发起一款海外信托产品架构申请投资移民的阅历,让王刚对境外信托架构或结构性票据在避税与规避法规监管方面的比较优势有所了解。以平安信托“夭折”的信托产品为例,通过将Facebook未上市股权、境内出资人、股权转出方与投资收益分配条款共同365bet体育在线注册_365bet官网 投注_365bet备用‘成一款结构性票据,基于投资主体借鉴离岸信托产品架构,既能规避境内按自然人或公司法人纳税的监管规定,还能通过海外信托架构绕开美国金融投资的监管法规。

  记者了解到,平安信托这一产品只需承担10%利息税,无需缴资本利得税。“但如果在中金(香港)通过转让方式得到Facebook未上市股权,能否避税及避开境外金融监管,却是未知数。”王刚说。

  他更担心的是,由中金(香港)推荐的Facebook股权转让投资是否存在“代持”行为。

  由于Facebook已递交上市申请且股权转让全部被冻结,此时投资其未上市股权,似乎只剩下“代持”路径。即投资者购买的股票Facebook可能先被原股东或某个特定机构代持,待股票解禁后,才通过特定方式划拨到他们的境外账户。一旦如此,代持期间投资者本身不属于上述Facebook股权的实际控制人,存在投资风险。

  为此,王刚专门向某些了解境外代持架构的涉外律师咨询,却被告知代持往往涉及内幕交易等问题,可能面临当地监管部门调查。此外,代持交易本身的信息不透明问题,也容易引发股权转让条款纠纷。

  王刚无奈表示,目前他对中金(香港)所推荐Facebook未上市股权转让的了解,仅局限在知道股份存在6个月禁售期,且由于Facebook已递交上市申请,代持行为似乎难以避免。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位了解境外代持架构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透露,最常见的解决办案,是类似前述平安信托产品先采取某种离岸信托产品架构,将Facebook未上市股权、境内出资人、股权转出方、股票代持及划拨条款、投资收益分配条款共同365bet体育在线注册_365bet官网 投注_365bet备用‘在一个离岸信托产品中,然后将离岸信托产品注册在开曼群岛等金融监管相对宽松的“避税天堂”,“或者是通过一个特定的壳投资公司(SPV,如由王刚控制),通过签订某些条款绑定Facebook未上市股权投资归属权,间接代持Facebook未上市股权。但这类代持行为通常是悄悄进行。”

  “如果一定通过代持方式投资Facebook未上市股权,其中必有玄机。”王刚的直觉是,当Facebook上市步步临近时,一批原始股东急切向美国海外高端投资客抛售Facebook未上市股权,或许暗藏着某种不能说的“秘密”。

  股份来源:Facebook管理层?

  令王刚不解的是,谁愿意在Facebook上市只差临门一脚时,宁可割舍IPO投资收益,也要抛售Facebook股权?

  他很快找到答案——个别Facebook管理团队成员正暗中抛售Facebook未上市股权;而平安信托“夭折”信托产品所认购的Facebook未上市股权,极有可能来自高盛集团去年初发行的一款用于购买Facebook约2%股权的14亿美元规模特殊投资工具。目前,特殊投资工具以Facebook单一股东Glodman Sachs Clients的名义显示。

  “巧合的是,特别投资工具的某些利益分成条款,和平安信托此前宣传的QDII产品类似。”王刚进行对比后发现,一是高盛所发行的特别投资工具约定“当海外投资者套现时,还需要向高盛缴纳5%投资收益”,平安信托也要求投资者的投资收益一旦超过20%,平安信托有权分享5%佣金提成;其次是平安信托这款QDII产品条款明确一旦Facebook上市,信托产品所投资结构性票据将自动转为100%参与Facebook股价波动的业绩挂钩票据,但这部分股权持有人仍将显示“海外投行”,似乎与“Glodman Sachs Clients”的代持方式不谋而合。

  而且,王刚发现高盛这款特别投资工具出资人也有IPO前提前套现的动机。高盛发行特别投资工具目的之一,是通过设定某些条款将全球投资者“限定”为Facebook单一股东,但随着当前SEC着手调查Facebook登记在册的股东实际人数,个别“不合规”出资人可能需要提前套现,规避金融监管,“也不排除个别投资者自己想套现。”

  不过,记者致电高盛方面求证时,其明确否认平安信托曾欲购买的Facebook未上市股权来自高盛。

  相比而言,中金(香港)所推荐的Facebook未上市股权卖方背景更单纯。“据说Facebook个别高层管理人员打算趁IPO被热捧期间套现一部分股权,暂定的37美元/股转让定价,较Facebook内部讨论的上市发行价预期要低15%-20%。”

  记者多方了解到,在Facebook内部,关于公司是否需要IPO仍存在争议,部分管理层认为公司上市主要是受到投行“逼迫”,而产生提前套现所持Facebook股权转而自主创业的打算。

  “目前中金(香港)主要是寻找潜在的境内高端投资人,还没落实到邀请他们与Facebook股权卖方(或委托律师)协商具体投资条款的环节。但卖方希望一次性投资的100万Facebook股票最好不要分拆出售,避免出资人数过多而影响到代持架构的设立。”前述接近中金香港的人士强调,转让方式基本确定为股权直接转让,“代持”仅仅是Facebook上市申请期间相关股票被冻结的“过渡产物”,卖方愿意协助境内高端投资者完成“相关股票划转”。